且向花间留晚照(13)

      这天晚上他们走了很多路,几乎把岛屿的中心逛了个遍,还围着林语堂故居外围绕了三四圈,也没找着故居的确切位置。到后来,天色完全黑下来,小吃街一带挤满了游客,几乎寸步难行。三个人吃了肠粉和芝士土豆,对千篇一律的商铺兴趣寥寥,也腻烦了被人挤来挤去,于是从海底世界门前导航返程,一路向岛屿的西北部走。


       穿过热闹喧嚣的商业区,拐过风琴博物馆,周围便渐渐寂寥起来。路灯光变得昏暗而迷蒙,掩映着老旧别墅民宅的轮廓。路上静悄悄的,路旁的围墙内隐约透出晚饭后的温馨,偶尔有皮箱在路上拖动的声音传来,很快又不知消失在哪条街巷。


       三个人在这寂静和昏暗中走得精疲力尽。锦瑟临近生理期,更是感觉全身酸痛,腿脚猛打颤几近抽筋。路途并不见得有多远,却在七拐八拐中让人觉得仿佛永远也走不到目的地。


       三人回到客栈,各自回房往床上一躺都累得不想再动弹。井溪洗了澡见时间还早,向老板要了三杯百香果汁后便来敲锦瑟和倾倾的房门,看有什么安排没有。


       倾倾开的门,身上穿着睡裙,手里还捧着毛巾在拮头发上的水。她看到井溪手里的百香果汁,欢呼着接过来:“你真是救民于水火之中,我正渴着呢!锦瑟,快起来!有百香果汁喝!”说着把井溪让进屋里来。


       井溪进来一眼便看到锦瑟背着身窝在被子里,几乎把整张脸都闷在了里面。他疑惑得看向倾倾,倾倾耸耸肩,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刚和她男朋友通完电话,两个人吵起来,在生气呢。”刚说完锦瑟就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用手扒拉了一下略显凌乱的长发,眼神闷闷地看着井溪,像小女孩一样抱着被子伸手要果汁喝。


       井溪直接牵过她的手把果汁递到她嘴边,锦瑟有些不自在地看了倾倾一眼,见她背着身擦头发,略一迟疑,还是凑上去含着吸管咕噜噜喝了起来。

评论 ( 1 )
热度 ( 4 )

© 菜朱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