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向花间留晚照(7)

锦瑟跟着闺蜜林倾倾到厦门之后并没有停留,直接坐机场大巴去了漳州。一方面是两地相距不远,漳州的南靖土楼也确实值得一看;另一方面是倾倾在漳州有个玩得要好的大学同学,秦澌远,特意到高崎机场接她们,请她们过去玩两天。在倾倾心里,秦澌远就是个男闺蜜,但这男闺蜜却觉得自己是前景光明的备胎,想顺便借这个机会再探探倾倾的意思,以求成功抱得美人归。

到漳州的头一天,澌远带着她俩到老街区吃海蛎煎、四果汤。大粒的海蛎肉,裹上面粉,放油锅里炸得香脆,沾上点酸酸甜甜的酱料,一口咬下去,外面酥脆爽口,内里鲜香,肉质软滑多汁,这是脆的海蛎煎。还有软的,裹的是鸡蛋,加些葱花,煎成一大块,又别有一番滋味。锦瑟最喜欢四果汤。料理台上摆满各类果豆,老板拿过一个大的不锈钢碗,西瓜丁、芋圆、芝麻团子、薏米、红豆、葡萄干、凤梨丁……各色果豆都勺进碗里,种类多得数不尽,五颜六色挤在一块儿,煞是好看。再浇上一小壶糖水,打上满满一碗刨冰堆成一座小雪山,最后在雪山上头淋上一勺蜂蜜。在炎热的夏日里看着就清爽,挖上一勺含在嘴里,更是一下凉到心底里去,那蜂蜜和糖水的清甜让心头也像含了蜜一般,被阳光晒得通红的脸也终于降下暑气。

第二天去南靖看田螺坑和云水谣。玩摄影十年的秦澌远特意带上了单反给倾倾和锦瑟当起了免费摄影师,爬上爬下地给她俩拍照片,偶尔还要按她俩的构想俯身劈叉姿势扭曲地拍出她们想要的效果,着实不容易。不过澌远这次陪同本来就带有追求倾倾的意图,他性格又软糯,倾倾说什么是什么,生怕她有一丝不痛快,所以自然是她怎么高兴他就怎么来,毫无怨言并且心甘情愿。

一开始锦瑟看着秦澌远对倾倾的那种小心翼翼的态度,真觉得这哥们儿挺不容易也挺感动的。而倾倾这边,一会儿把吃不完的米饭直接拨澌远碗里,一会儿和他就着同一根吸管共喝一杯果汁,一度真的让锦瑟以为自己判断失误,以为倾倾对澌远并非毫无感觉。但以锦瑟对倾倾的了解,以她们六年同座、三年室友的交情和熟悉程度来看,倾倾对澌远又分明是没有那种心思的。于是锦瑟在当面和倾倾确认了之后,就倾倾对待澌远的行为提出了一些质疑,认为她对他有鼓励的嫌疑。但这一质疑被倾倾直接否决了,理由是她和她的大学室友总共6个女生跟澌远都是这么相处的,澌远是她们共同的男闺蜜,大家都是这么喂来喂去的,所以虽然她知道澌远喜欢她,但是以大环境来看,她的行为也并不出格。锦瑟对此无力反驳,只能告诉自己或许军校学生的相处方式与综合大学确实不一样。

评论
热度 ( 11 )

© 菜朱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