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向花间留晚照(6)

“无形撩最致命”,这是池井溪认识锦瑟之后最常浮现在脑海里的一句话。虽然他总和锦瑟说是开玩笑,自己从来不当真,但他在见到锦瑟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错了,他沦陷了。他迷恋她那双大眼睛里投射出来的所有情感,迷恋她活泼时的那种带着女人味又略显孩子气的雀跃。他并不是情感经历一片空白的清纯小男生,甚至还是早恋的代表。作为一个文科生和艺术生,从高中到大学,井溪身边从来不缺少女生,也谈了两三次恋爱,虽然这几段恋情迅速夭折,热恋还没过他便没有了继续的热情,知道自己又弄错了感觉的核心。但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真的不一样了。他的心跳不一样了,他的渴求也不一样了。他看到她,便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她,而且世界也并未因此变得枯燥乏味,反而更添光彩。

井溪告诉自己要冷静,借着假期,借着老友,把这种冲动冷却下来,重新审视这份感情。于是他每日里和发小们在外玩乐嬉闹,发朋友圈“刺激”她。他不找她,她竟也一点动静没有,他有些急了,又实在不想低头向自己投降。

当飞机着陆,井溪走出机场看着这个陌生而热烈的城市,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所谓冷静失败了,他真的鬼迷了心窍,没有任何准备,就这么抛下家里的一切邀约追到了厦门来。除了微信,他再没有联系到她的方式,只能通过她更新的朋友圈确定她的行踪,而碰面了,他又该如何解释自己的巧遇。他不好意思在微信里问她的行程,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说自己也在厦门独自一人要求加入,因为他本就不是她计划里的一员。他被自己逼到了墙角。

评论
热度 ( 6 )

© 菜朱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