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班

很多时候我感觉爱人双方只有在同一个单位一起工作过才能真正相互理解。他理解你的白加黑、五加二,你也明白他的身不由己。同时也只有都在一个单位一同进步过,他才能真正欣赏你的高标准、严要求,而不是用他散漫的工作态度来苛责你的严谨细致。

但这毕竟是一种理想的模式,更多的时候,安于铁饭碗的妻子会嫌弃在外奋斗的丈夫不够关注自己,而如果是关系互换,安与平庸的丈夫更会嘲笑妻子的拼搏与坚韧,甚至认为她是个不爱回家的女人。就如同我的男友总是跟我说:“下班了就回家休息,不要把工作带到业余时间。”是的,很多日子里我加班的时间可以超过我法定工作时间的一半,就算在周末也是一个电话就往单位赶。我的男友所在的公司打铃上下班,...

且向花间留晚照(13)

      这天晚上他们走了很多路,几乎把岛屿的中心逛了个遍,还围着林语堂故居外围绕了三四圈,也没找着故居的确切位置。到后来,天色完全黑下来,小吃街一带挤满了游客,几乎寸步难行。三个人吃了肠粉和芝士土豆,对千篇一律的商铺兴趣寥寥,也腻烦了被人挤来挤去,于是从海底世界门前导航返程,一路向岛屿的西北部走。


       穿过热闹喧嚣的商业区,拐过风琴博物馆,周围便渐渐寂寥起来。路灯光变得昏暗而迷蒙,掩映着老旧别墅民宅的轮廓。路上静悄悄的,路旁的围墙内隐约透出晚饭后的温...

且向花间留晚照(12)

    下午六点的时候太阳已不再放射烈焰,而七月的夜晚又总是来得迟的,于是他们不慌不忙地出了门,打算沿着繁华的地段走一圈,算是对鼓浪屿的一个总览,顺便吃晚饭。


    鼓浪屿的海滩并不算干净,但在海里嬉戏的人也并不少,锦瑟和倾倾一开始便没有下海的打算,所以泳衣也没有带。刚好两人都穿着人字拖,便放肆地走下去用脚丫感受了一下,井溪跟在她俩身后,感到沙子细细密密地钻到帆布鞋里来。


    锦瑟走着走着,禁不住又开始搜寻被潮水冲上岸的海螺,捡起一个看看,又扔回海里去,如此...

且向花间留晚照(11)

    客栈位于岛屿西北角半旧不新的家属楼里。这一片都是层高不超过六层的公寓楼,没有别墅的复古和格调,价钱上自然也便宜不少。好在房间设计得不错,干净整洁,环境自然也比繁华的区域安谧很多。居民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儿老太太,带着猫儿狗儿在树荫下乘凉,自然也更有生活气息。


    倾倾带着井溪进来的时候并不见锦瑟在房间里,问了前台说是刚提着一桶洗好的衣服上露台去了,倾倾便取了房间钥匙给井溪,约定好五六点暑气下去了再出来逛岛后就回房休息去了。


    井溪放了行李便上露台来...

且向花间留晚照(10)

    秦澌远并不跟他们去鼓浪屿,而是等他们下岛回到厦门市区逛厦大、南普陀寺和环海路的时候才重新陪同。因此锦瑟三人上了漳州到厦门的机场大巴,便一路奔赴鼓浪屿。井溪没有提前订购船票,所以等他们仨到达渡轮中心的时候,锦瑟和倾倾所乘坐的那趟渡轮已经没票了,紧随其后的两班船票也已售罄,以致最后井溪不得不比她俩晚近两个小时上岛。


    待井溪登岛走出内厝澳口岸的时候,看到等在出口的是倾倾,内心不免有一些失落,但依旧笑着走上去叫了声“学姐”。


    “锦瑟见客栈有天台可以...

1 / 22

© 菜朱瑾 | Powered by LOFTER